User hoylewest1 | New | Get Daily Post

Avatar
Hoylewest1

0 Following 0 Followers
1
贅婿



第一八五章 再会(上)-p1



虽然平曰里来往态度平和,不过真说起来,老秦是个做大事的人,做大事的人当有大气魄。虽然他也颇重感情,不至于信什么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服,但真要说起对女人的态度,老人家还是有着这个时代男人的共姓,他不至于肤浅到认为女人就没自己的脾气,但要认真说来,区区两个女人,却也不是需要花太多力气的事情。

只对宁毅的这点姓格,他原就有些不以为然,当然,最后也只得加到对方姓格中古怪的一部分里去。

这次的私人宴请,他一方面让芸娘邀了云竹那边,未曾告诉宁毅,另一方面邀来宁毅,
1
贅婿



第六三二章 一腔热血,半缕忠魂,说与野狗听(上)-p1



ps:看这章时听听《精忠报国》,也许是很奇特的感觉。∈↗,

景翰十四年春,三月中旬,阴沉的春雨降临龙城太原。

闪电偶尔划过时,显出这座残城在夜幕下坍圮与嶙峋的身躯,即便是在雨中,它的通体仍旧显得焦黑。在这之前,女真人在城内放火屠杀的痕迹浓重得无法褪去,为了保证城内的所有人都被找出来,女真人在大肆的搜刮和劫掠过后,仍旧一条街一条街的放火烧荡了全城,废墟中触目所及尸体累累,护城河、广场、集市、每一处的井口、房舍各处,皆是凄惨的死
1
贅婿



第七九三章 碾轮(一)-p2



战争,从来就不是软弱者可以驻足的地方,当战争进行了十余年,淬炼出来的人们,便都已经明白了这一点。

彤云烧红了天空,隐隐浸出血的颜色来。黄河北岸的大名府,更是已经被鲜血淹没了。九月初四,女真攻城的第一天,大名府的城池下方,被驱赶而来的汉人死伤过万,在女真人屠刀的驱使下,整条护城河几乎被尸体所填满。

在铺天盖地的箭雨、投石和爆炸中,有的人架起云梯,在呼喊与哭泣中试图登城。而城上扔下了石头。

没有人知道,女真人的士兵混在了哪里。
1
贅婿



第一〇一章 浴室-p1



院子里,苏檀儿的表情看来稍稍有些迷茫,她以往称呼宁毅皆是“相公”,此时一声“夫君”,嗓音柔软,仿佛带着软入心田的温暖。不过那稍有些迷茫的状态过得不久便即褪去了,她举起手揉着脸摇了摇头,随后拿起了桌边的火折子。光芒在窗间亮了几次,再度点燃了房间里的油灯,宁毅撇撇嘴,那边也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“呃,就快处理完了……有点累。”

她摇了摇脑袋与已经有些散乱的发鬓,随后双手交叠在桌子上,仰起头笑望着宁毅,过得片刻,宁毅转身离开,窗口中的女子身影又忙碌起来,待到灯光终于
1
贅婿



第五九六章 凝冬雪海 生死巨轮(五)-p2



“观其身体,往日确乃养尊处优之辈,且手足之间,并无被缚痕迹。此事不小,我反复查看过,应该并非被逼迫而来。”

阇母都这样说了,宗望微微沉默下来。他性子粗豪,但心思缜密,想了片刻,伸手拍了拍那长案:“然则南朝之人,跳梁小丑,何能有如此魄力。”

“我军在月余时间内,于这一片击破武朝军队三十余万人,他们已无法可施,狗急跳墙,也未可知。”

“嗯。”宗望点了点头,“刘统领,你在军中挑选几名最通汉学、筹算之法者,来此帐中。另
1
贅婿



第四一八章 心战第一 兵败如山(上)-p3



然后又有人在喊:“兄弟们,我们打不过了!他们勾心斗角、内讧……咱们冲上来的时候武松手下的那帮人不肯冲啊……他们想要等宋头领手下死完了以后拿头领之位啊……我是逼不得已的,身边的兄弟上来后都死了——”这声音声嘶力竭,凄然无比。

又有人喊:“官府已经将我们视作造反了……兄弟们过来啊,杀了头领就能回家当富翁,咱们中计了,看看身边的人,大家都知道了……才三天哪,三天的时间,人家就把梁山弄成这样了,吴用怎么斗得过他——”

这样的喊声,没有多少人清楚
1
贅婿



第九五〇章 有形诸象纷飞远 无声巨梦卷红尘(中)-p3



当下道:“要不要让队伍停下来、歇一歇,告诉他们这个消息?”

宁毅摇了摇头。

“继续走,就当拉练。”

他这话说完,便也小跑着奔向前方。旗帜飘扬,长长的队伍穿山过岭。远处的天空中云层翻滚,似会下雨,但这一刻是晴天,阳光从天的那头照射下来。

如此,队伍又在阴云与风雨中前行了几日,至四月二十九这天,宁毅抵达汉中附近,越过山坡时,秦绍谦领着人从那边迎过来,他仍旧独眼,一身绷带,伤势尚
1
贅婿



第五五一章 作战名:殴打小朋友-p1



硝烟熏散林鸟,马蹄惊走夜狐,四月底的明澈星光下,吕梁山、青木寨附近十里的山头上,一片杂乱与狼藉的情景。

起伏的低岭间,尸首顺着视野朝前方蔓延,草地之上,偶尔能见燃烧的火光,哔哔啵啵的,照亮附近的尸体。血腥气引来了山里的狼,在黑暗的轮廓里大口大口地啃噬着一些什么,有时候,会看见摇摇晃晃的身影从尸首堆,或是草丛里爬出来,夜空中偶尔还能听见呻吟。

青木寨所在的方向,以及与青木寨相对的方向上,山林间偶尔还会传来一阵不知名的骚动之声,唯有夜色下的这一片
1
贅婿



第一八一章 喜欢-p1



清晨醒过来的时候,外面的天还黑着,一艘画舫从小楼外的河面上驶过去,隐约的灯光。这个时候,画舫上的人应该也都已经睡了,但仔细听着,那边却还传来了轻微的乐声,也不知道是谁,到了这个时候,还在弹琴。

“梧桐树、三更雨,不道离情正苦……是更漏子的调呢,哪家的船?”

房间里没什么灯光,自窗棂间望见浮动的光芒,聂云竹已经醒来了,穿着月白小衣打算坐起来,随后又被旁边的床伴搂住了身子,砰的躺回去,锦儿在她的肩膀上拱啊拱的,像只嗜睡的小猪。

“唔,
1
贅婿



第四九九章 天下靡靡 小城大事(下)-p2



理论上来说,遇上这样的事情,朝廷能做的。是严格规范粮价,打杀一批官员,再打杀一批商人。但这一次,波及的范围太广,其中涉足的人,也实在太多。

大儒左端佑牵头的左家有涉足其中;以蔡京为首的蔡家势力,有参与其中;荆南一带的韩家。那是皇家姻亲,太后的亲属;河南府的齐家,世代的书香门第,家主齐砚更是当朝大儒,跟京城许多官员都有香火之情,与李纲、耿南仲交好。与西军种师道也相交莫逆。

这还只是随意调查就能看到的一些势力。事实上,盘根错杂的关系、利益的
1
贅婿



第七二一章 世间传承 黑风双煞-p3



他们已然无法退后,只得站出来,然而一站出来,世间才又变得更为复杂和令人绝望。

那是一个又一个的死结,复杂得根本无法解开。谁都想为这个武朝好,为何到最后,却成了积弱之因。谁都慷慨激昂,为何到最后却变得不堪一击。接受失去家园的武朝臣民是必须做的事情,为何事到临头,人人又都只能顾上眼前的利益。明明都知道必须要有能打的军队,那又如何去保证这些军队不成为军阀?战胜女真人是必须的,然而那些主和派难道就真是奸臣,就没有道理?

成年的雄鹰离开了,雏鹰便只能自
1
贅婿



第九五二章 万物骤静心难解 人事不安成愚乱(上)-p3



“嗯?”

“我们就当老戴真的是使命感驱使,不畏生死的儒家楷模,我觉得也没什么关系。”宁毅笑了笑,“以前我们不是在西北就是在西南,武朝的大伙还没把我们当成一回事,很多人不曾惊醒,这次的事情之后,该反应过来的人就都反应过来了,这样的敌人,我们往后会面对很多,经验都需要慢慢的积累。而且今天老戴说,他是万家生佛,要救几百万人,几百万人也很愿意让他救,这是好事,我觉得,要支持。”

秦绍谦看了宁毅一眼,失笑:“还是之前说的那回事,人手不